短视频去海外收割下一个时代

就像东汉末年诸葛亮给刘备出了一个好计策:面对拥有百万兵士的曹操和占据长江东部的孙权,如果刘备能攻下荆、夷,他就认为自己能成功。

在国外的短视频战场上,字节抖音、Aauto中的葵更快、海上YY的产品也在进行着一场“三国杀”。拿下巴西、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市场,每一个市场份额都关系到这场海战的成败。

短视频去海外收割下一个时代短视频去海外收割下一个时代

尤其近日Sensor Tower宣布,TikTok海外下载量已达15亿。短短2年做到了堪比微信的成绩,委实令人刮目相看,不过无意中“亮肌肉”的行为,也将加剧整个市场的竞争。尤其是最近,Sensor Tower宣布抖音的海外下载量已经达到15亿。短短两年时间,我们取得了堪比微信的成绩,真的让人刮目相看。但无意的“亮肌肉”也会加剧整个市场的竞争。

如今,抖音已多次在日本、美国、泰国、印尼、印度、德国、法国和俄国的本地申请中名列榜首。Aauto Quicker的海外版葵多次荣登巴西应用榜首;VMate以每月5000万的就业机会统治着印度。快乐时光Likee占据东南亚和俄罗斯第一。

字节跳动、易车、阿里巴巴、欢聚时代等海外市场都在相互竞争。谁能成为最终的赢家?

出海,被卷了进来。

从2016年开始,国内移动互联网流量增长到了瓶颈期,市场饱和、红利锐减在所难免。

下沉、出海、探索新路,是摆脱困境的三条途径。如果产品创新有竞争力,能拿下海外市场空,出海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在国内经历过短视频大战的玩家更了解入场时间和入场时间的区别。早日出海,享受红利。

Musical.ly被誉为中国短视频鼻祖。早在2014年,这款产品就在北美推出,主打国外市场。它曾荣登美国应用商店排行榜榜首,2016年拥有超过1亿用户。

美国的文化氛围非常容易接受musical.ly这种新颖的玩法,这使得它在社交媒体之后迅速位居前列,甚至吸引了想要将其控制的小扎,但字节跳动抢先了一步。2017年,Byte将原来的抖音与全资的musical.ly合并,先占领美国这个重要市场,再挺进日韩。

就在字节跳动在美国大举收购的时候,欢聚时代也将目光短浅、频繁出海活动定义为公司战略。欢聚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学凌表示,“2022年第三季度,我们扩大了Likee、imo、BIGO LIVE和HAGO的全球足迹,全球用户群迅速增长至4.701亿。”

早在2016年,YY就开始布局海外短视频市场。先是发布了直播平台BIGO Live,目前已经成为东南亚第一,之后扩展到中东、北非、欧洲、北美。LIKE video在俄罗斯已经奠定了短视频老大的地位。YY已经形成了BIGO Live、Nimo TV、Yome Live、Cube TV等直播产品。,以及短视频产品Likee出海的内容矩阵。

短视频去海外收割下一个时代短视频去海外收割下一个时代

在Sensor Tower发布的2022年Q2季度的中国海外短视频应用下载排行榜中,YY有5款产品排名前20。11月13日,欢聚时代发布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该季度公司全球移动端月活跃用户达4.701亿,海外用户占比约77.9%。如今,欢聚时代重心已腾挪在国外领域,成为字节跳动敬畏的海外对手。在Q2 Sensor Tower发布的2022年中国海外短视频应用下载排行榜中,YY有5款产品排名前20。11月13日,欢聚时代发布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本季度公司全球移动端月活跃用户达到4.701亿,海外用户约占77.9%。如今,欢聚时代的重心已经转移到国外领域,成为字节跳动所敬畏的海外对手。

在东南亚成为欢聚时代主战场的时候,同时首发的Aauto Quicker海外版葵已经多次占据巴西应用榜第一,并且一直在向其他国家蔓延。

在短视频海外战役中,还有一个很容易被忽略的厉害角色。作为阿里大文娱的首个内部孵化项目,VMate将目光投向了印度市场。目前其月活已达5000万。

在广阔的全球市场,国内短视频玩家越来越多。无论是东亚、南亚、欧美、日韩、中东,国内的短视频玩家都纷纷在重点区域建立自己的据点进行角逐。

像八仙漂洋过海,各显神通——靠自己的资源证明自己的价值;面对同样的困难,每个人都发挥了自己的才能

出海是一致的选择,但为了避免水土不服,赛道的所有参赛选手从一开始就在紧密筹划,循序渐进。

张一鸣曾说,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战略是“技术出海,本土化经营”。2017年以来,字节跳动短视频加速出海,收购更新频繁。据《晚邮报》(LatePost)报道,今年9月,Byte已经将抖音与专注于印度的Vigo合并。多闪产品也由亚历克斯管理,他也将探索大海。

Sensor Tower最近公布了最新数据,社交媒体应用抖音在iOS应用商店和谷歌Play商店的下载量超过15亿次,今年的下载量为6.14亿次。在两年的时间里,抖音已经覆盖了150多个国家和地区,抖音的发展确实令人印象深刻。

用户的高增长,有字节激进的推广和购买因素。菲律宾当地一位短视频从业者曾透露,2022年,抖音仅在菲律宾就花费了近千万美元。而2022年的亏损增至12亿美元。

在字节跳动,海外有两家公司:相互娱乐和头条新闻。TikTo和kHelo分别是互娱和头条业务的主打产品。Helo在印度主要负责与ShareChat和Clip竞争,而Vigo Video是巴西和印度的主要玩家,字节跳动在许多国家都埋下了种子候选人。

短视频去海外收割下一个时代短视频去海外收割下一个时代

如今,北美市场和日韩市场遇到了增长瓶颈,而印度市场成为新的增长主角。2022年数据显示,印度13.53亿的巨大人口市场,正成为短视频出海鏖战的重要一站。如今,北美市场、日本和韩国市场都遇到了增长瓶颈,而印度市场成为了新的增长主角。2022年的数据显示,印度13.53亿的庞大人口市场,正在成为短视频出海作战的重要一站。

印度是短视频玩家重点关注的宝地。资料显示,今年5月,抖音遥遥领先于印度短视频平台,YY旗下的Likee增长迅速,字节跳动的Helo和UC孵化的VMate紧随其后。

短视频去海外收割下一个时代短视频去海外收割下一个时代

来自类似网站的数据

今年3月,欢聚时代宣布完成对海外视频社交平台BIGO的全资收购,业务覆盖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三个月后,Bigo的Likee短视频更名为Likee,并在印度进行了大规模的营销推广,称Bigo未来三年将在印度投资1亿美元。

在印度市场的争夺中,我们也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——阿里。今年5月,作为阿里巴巴创新事业群孵化的产品,VMate获得数亿美元投资。这个由UC孵化的VMate,不到5个月,VMate的月活就增长了2000万。

不过,与字节跳动和欢聚时代的密集攻势相比,阿里的稳健发展更具佛教色彩。创新事业群总裁朱曾表示:阿里不会以重金投入、快速扩张的模式推动VMate获得更多市场份额。从商业角度来说,印度市场是“一个需要谨慎开发的市场”,同时也不会过多考虑通过UC对VMate的分流。

面对Tech Planet的提问:未来是否会尝试拓展到其他国家,VMate相关人员回答:“目前还没有计划,印度市场还是很发达的。希望继续深入。”

VMate事业部负责人程道芳也对媒体表示:“别人退出,我就进入,所以要看别人退出。不像朋友的逻辑,我们不会大规模花钱,而是要有耐心,做一个社群。”

继印度之后,短视频出海的下一个战场是南美的金砖国家巴西。

作为国内短视频领域的重要玩家,Aauto Quicker的海外短视频业务经历了人事变动,重启跑路的正是巴西。

去年8月,有消息称快消海外团队大幅缩水,大量团队成员离职或内部跳槽至其他部门。去年12月实际负责海外业务、曾任Aauto Quicker首席增长官的刘新华于去年12月初离职。

而在此之前,海外版的Aauto Quicker已经在东南亚和印度市场停售。截至今年6月,海外版Aauto Quicker已经跌出前十。据《晚邮报》报道,葵曾将抖音推向海外,但现在Aauto Quicker的海外用户总数还不到字节跳动的1%。

今年9月,Aauto Quicker重启海外业务,迎来了一位拥有360历史背景的新海外掌门人。目前主要向巴西拓展,以成为主。目前另辟蹊径的Aauto Quicker在巴西有两个主力产品,葵和VStatus,日活高达700万。

短视频去海外收割下一个时代短视频去海外收割下一个时代

葵和抖音的登录页面

今年9月,Tik Tok国际化访问了巴西,并于10月将其确立为重点市场。随后,巴西的市场增长趋势也在张一鸣OKR之中。同时,的海外短视频产品Biugo也将巴西列为重点市场,由CTO陆亲自挂帅。巴西将是继印度之后的下一个城市。

激进的Byte,低调的聚拢,改革后的Aauto更快更稳的阿里,都在用自己最合适的方式进攻海外市场,保持优势国家向其他地区辐射。

中国式创新,路阻且长。

有人把向海短视频命名为内容上的“中国式创新”,“刮刮乐”正在风靡全球。

相比以往C2C模式的流行,短视频这种在中国发展起来的产品形态,让全球用户以另一种形式看到了来自东方的互联网产品的魅力。

在Q2 2022中国海外短视频APP下载排行榜上,抖音以1.43亿次下载量高居榜首。但这也是背后大规模发布带来的替代。

短视频去海外收割下一个时代短视频去海外收割下一个时代

“短视频出海是巨头的游戏,烧钱买市场是一定的。”一位短视频领域人士对Tech星球表示。曾有外媒爆出:由于TikTok高昂的买量成本,字节跳动2022年亏损额高达12亿美元,字节跳动并未对此予以回复。“短视频出海是巨头的游戏,烧钱买市场是肯定的。”一位短视频领域的人士告诉科技星球。有外媒报道称,由于抖音高昂的采购成本,字节跳动在2022年遭受了12亿美元的损失。字节跳动没有对此作出答复。

短视频经历了巨头加码、小平台生存的发展阶段,现在进入洗牌期。国外互联网巨头的觉醒也在给这个市场增添更多变数。

据外媒报道,Instagram推出新产品Reels,对标抖音。“这不能说是坏消息。当国外开始模仿我们的时候,不就证明我们的模式是正确的吗?”上述人士对科技星球表示。

缺乏推广流量、巨头竞争等外部因素,是国内短视频出海可以预见的问题。但最大的困难是海鲜本身的短视频发,决定了市场竞争的最终成败。

本地化程度低,竞品差异小,社交能力弱,是很多短视频应用存在的问题。比如在东南亚,一个用户甚至会下载4-5个短视频应用。这些产品没有很强的功能差异,所以它们都可以很容易地被替换。

如何根据每个国家的国情、互联网开放程度、文化基因条件制定不同的推广运营策略,走出因“水土不服、不接地气”而最终被本土产品取代的怪圈,考验着每个公司的智慧。

“在出海的过程中,会遇到经验不足、战略布局本土化、实现难度大的问题。”一位研究东南亚多年的投资人告诉《科技星球》。“不过大方向没问题。出海就是蓝海。大家都很有信心。很多人都在看这个机会。经纬、GGV、陈达创投等很多投资机构一直在看海中的机会。”

很难预测未来的格局,是字节跳动一马当先,还是欢聚时代稳步前进,还是错过的Aauto Quicker卷土重来,还是阿里最终爆发,收获一切,现在都是合法的。

总的来说,面对无限的海外市场,有几个玩家准备占领每一个理想的城市。

相比社交、直播、游戏等领域,你觉得短视频大战在海外市场能成功吗?在上述公司中,你认为哪家能脱颖而出?

版权声明:
作者:路小白
链接:https://www.yxey.cn/shipin/430851.html
来源:营销二院路小白个人品牌自媒体平台博客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