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°

张一鸣的新瓶,韩寒的旧酒

撰文 | 蓝洞商业 赵卫卫
“首席好奇官”邓超、“全能生活家”孙燕姿等明星入驻并代言西瓜视频四个月之后,西瓜视频又迎来了新的代言人——韩寒。
西瓜视频给韩寒的名号是“全能创作人”,二者将联合发起一个“再和世界谈谈”的专栏,1月23日将正式上线。
“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”,曾经是韩寒10年前一篇公路小说的名字,首发在那个夭折的杂志《独唱团》里。如今“再和世界谈谈”这个频道内容,也被西瓜视频包装成一本视频时代的“杂志”。
曾经现象一时的《独唱团》里,罗永浩写下《秋菊男的故事》,追忆他早年向英语培训机构追讨奖金的故事;咪蒙写下《好疼的金圣叹》,把一个“任性又精神分裂的稀有物种”还原于当下时代;韩寒在《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》开篇里写,“空气越来越差,我必须上路了”。
十年风流云散。
如今,罗永浩和团队在抖音里直播卖货成为“抖音一哥”,咪蒙参与的MCN机构银色大地在抖音里拥有3000多万粉丝,韩寒与西瓜视频也有了深度绑定。曾经的《独唱团》们都已大变,聚首“合唱”的方式却不约而同,尽收归于字节跳动的流量之中。
“创作人集体面试韩寒,看他能过第几关?” 西瓜视频官方发布互动预热视频里,韩寒坐在沙发上,面前的桌牌是手写的“全能创作人面试ing”。
几位西瓜视频的创作人与韩寒同框出现,轮流向韩寒提问,野行涛哥问:韩寒你下过海吗?大能问:韩寒老师,你适合戴个什么表?巫师财经问:韩寒,你的资本博弈之路是怎么样的?

韩寒的回答极尽俏皮之能事,他说自己人一直在上海,但心很想下海;他知道自己不适合带的表,是“徒有虚表”和“为人师表”;和大家一样,他的资本博弈之路就是一条被割韭菜的平凡之路。
曾经的《独唱团》里,有一个最受欢迎的栏目:所有人问所有人。在知乎还没有出现的年代里,其开创性的鼓励任何人向任何人提问,提任何问题,然后以杂志之力去满足好奇心。现在,被设计好的问题都归于韩寒一人。
一代驾风驶雨的文艺青年都成了过去,但时代的新瓶总装着旧人的酒。
当年《独唱团》首发当日全国卖掉了10万册,现象一时;现在西瓜视频官方发布的韩寒面试视频,上线一天,200万观看,100多条评论,弹幕16条。

韩寒回本

镜头对准自己,边走边拍,横屏一镜到底。如果不是韩寒,你很难想象一个1分35秒的简单视频会得到500万的播放量。
这是韩寒官宣入驻西瓜视频的第一条视频。视频里,韩寒说自己会在西瓜视频里分享一些自己的所思所想和一些创作,“如果有什么问题,都可以问我,我也可以问大家,希望我们都有真诚的回答。”

韩寒的回答是相对真诚的。在回答为什么想在西瓜视频里拍Vlog时,韩寒一开始说,视频写作、拍电影都是不同的表达,希望彼此的表达可以被倾听到。
但是话锋一转,还有一些更真诚的理由:在疫情之前,韩寒以为拍电影可以变得更便宜一些,但没想到疫情之后,“衣食住行所有东西都涨价了,我们的电影成本也比之前更高了”。
韩寒希望,在西瓜视频的Vlog里跟大家分享一部电影的制作过程,“顺便也可以省一些宣传的费用,这样回本的压力就更低一些。”
从2014年的首部长片《后会无期》到2016年的《乘风破浪》,再到2019年的《飞驰人生》,韩寒自编自导了三部电影长片,票房能力也是屡攀新高,从6.3亿到10.5亿再到17.3亿。
三部电影的投资方里,都有着熟悉的身影——博纳影业和果麦文化,这两家公司在2020年年底顺利过会,即将在A股上市,韩寒分别持有0.06%和4.5278%股权。
按照博纳和果麦招股书披露,博纳参投并代理发行了韩寒的《飞驰人生》和《乘风破浪》,其中投资《飞驰人生》获得5272.69万元收入,代理发行《乘风破浪》收入11828.34万元,而果麦在2017—2019年投资韩寒电影的收益总金额为2301.26万。
韩寒作为大股东的亭东影业是韩寒电影的主投方,投资收益要高于博纳和果麦。但即便如此,韩寒未来的电影作品也需要西瓜视频乃至字节系的流量加持,而西瓜视频得到的是一个褪去锋芒而又具有标识性的代言人,双方各取所需,何乐而不为?
票房丰收的韩寒下一部电影作品是什么?
目前唯一可查的作品,是韩寒作为出品人与工厂大门影业合作的青春犯罪类电影《玩火》,预计将在2021年3月中旬开机。

截至目前,暂时还看不到西瓜视频的流量如何辅助韩寒的电影,仅从目前西瓜视频透露的情况看,韩寒的Vlog将以“同题创作”的形式,韩寒带着西瓜视频里的创作人针对特定话题发表视频观点,每月发布一期,持续一年,每期话题都向用户征集。

争夺好奇心

“我是全能创作人韩寒,你以为的,也许并非是你以为的,1月23日来西瓜视频看我的视频专栏。”这是韩寒在抖音上的发布的视频文案,相比于西瓜视频横版视频,抖音上的韩寒视频更加精致。
以日活6亿的抖音带动包装“中视频”概念的西瓜视频,二者在产品层面进行深度联动,是任利锋代替张楠出任西瓜视频总裁后的策略之一,此前任利锋是抖音的产品负责人。
2020年10月,任利锋在西瓜PLAY好奇心大会上提出“中视频”概念,他指的是时长1分钟到30分钟的视频内容,相比于抖音侧重UGC的短视频,中视频侧重于横屏和PGC(专业生产内容)。最吸人眼球的,莫过于西瓜视频未来拿出20亿元补贴创作者。
造概念显然容易引起注意,在B站2020年三季度财报会上,就有了关于“中视频”的提问,B站董事长陈睿说,视频长短不是用户选择的要素,难点在于用户喜欢,“从本质上说,用户消费的是他喜欢的视频,是内容好的视频,而不是所谓的短或是长”。
只要看一组数据对比。
西瓜视频发布的《中视频创作人职业发展报告》显示,截至2020年8月,西瓜视频的月活创作者人数已达到320万,原创视频播放量占总体播放量的72%。
而根据B站二季度财报公布的数据,月均活跃UP主数量达190万,同比增长123%;月均投稿量创历史新高达600万,同比增长148%。PUGV(UP主创作的高质量视频)已占B站整体播放量的92%。
如果数据真实可靠,单从创作者人数上说,西瓜视频并不弱于B站,西瓜视频的320万远超于B站的190万,但问题在于,原创视频播放量占比中,西瓜视频比B站要低20%?
一系列的改变正在发生。如何让用户更喜欢西瓜视频的内容,这对西瓜视频的算法逻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只有制造互动,才能放大内容的影响力和黏性。2020年12月,西瓜视频算法推荐负责人贾贝贝曾在西瓜大学里介绍,西瓜视频算法推荐机制里最大的改变是,在正常的流量推荐机制中,加大了用户交互的权重,鼓励用户给喜欢的作者点赞、评论和发弹幕。
正如点开B站后弹幕齐飞的壮观一般,YouTube首席商务官罗伯特·金奇尔在《订阅》一书里提到,“网络视频的真正力量不在于它本身能吸引观众,而是它能吸引观众去欣赏创作者的其他作品,为它们点赞,写出发自内心的评论,或者为了不错过最新的视频而订阅一个频道。”
而最根本的,还是归结到人的原创能力上。这也是为什么过去西瓜视频频频从B站挖角,从敖厂长、巫师财经到赶海达人们,西瓜视频亟需这些极具原创能力的个人IP带动内容品类的扩张和优质内容生态的提升。
“点亮对生活的好奇心”,是西瓜视频新的Slogan,这是任利锋接手西瓜视频后的崭新姿态。围绕着好奇心主题,去年西瓜视频曾邀请倪萍、李银河、邓亚萍等一众名流都来造势。
但对好奇心阐述的最精彩的,还是刑法老师罗翔。在哔哩哔哩BLS(Bilibili Live Star)2020直播年度盛典上,他说了两个关键词,一个是惶恐,一个是好奇。

谈到好奇的时候,罗翔说,“我非常好奇命运之手明天会把我带向何处,或许学习就是这样,我们因为好奇而求知,我们因为求知而更加好奇。但是古人说,我们因为好奇所获得的一切,最终会因为骄傲而受到玷污与败坏。我把这句话当成对我提醒,和各位共勉。”